少儿性教育模式初见雏形小学课堂正视性教育(

2020-04-01 09:23 评论0

  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憨憨有个坏习惯让妈妈头疼不已,“他老是喜欢把自己隐私部位亮出来,还让别人摸!他觉得好玩,所以也想让他的朋友一起玩!已经说过他很多次了,他总是记不住!”憨憨的妈妈说。

  她说,现在的孩子都早熟,憨憨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对小女孩有朦胧的好感,特别喜欢看女孩子跳舞,而且不只他一个,很多同龄的男孩子都一样。市面上又没有相关的幼儿性教育读物,想在家给他“开小灶”都不行。

  受北京市教委委托,首都师范大学专家组与市教育体美处合作,编写了北京市中小学学校性教育大纲(草案)。首师大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介绍,从有意向做性教育大纲到草案出炉,历时三年。这与性教育的特点密切相关,“许多人对性教育不是特别理解,觉得性教育不是一种生理教育,而是很敏感的东西,谈‘性’色变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所以,性教育该由谁进行,如何进行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实施中,课题组设计了30个子课题,分别由10所小学和20所中学承担。30所学校都是主动报名参加,涉及城六区以及房山、门头沟、昌平等郊区县学校。“就试点学校的反应来看,性教育的效果挺不错的。从老师、学生到家长,在认识上都有所改变。毕竟由于文化传统的原因,在中国开展性教育非常慎重,只有有了充分的理论和实践成果,才能让政府接受、百姓认可。”张玫玫说。

  经过两年试点,课题组已开始针对学校反馈的信息对大纲进行修改,修改后将再找部分学校进行试点。第二轮试点校将锁定45所,其中小学15所、中学30所。

  日前,市计生委宣布,面向初高中学生的80万册性健康教育读本将印制完毕,并陆续免费发放到学生手中。对此,张玫玫表示,计生委一直十分重视生殖健康工作,“他们也已经意识到除了生理之外,还要从心理和社会等多个层面下手做生殖健康的工作。”张玫玫还表示,计生委发放性教育读本与目前仍在试点的教育大纲是有区别的,发放读本属于普及知识,而性教育大纲重在教育,不止是教学。

  张玫玫向记者介绍,目前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对性教育的开展可能会稍好,但一些经济不够发达的城市,教育部门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领域,有时候会滞后或漠视。但并不是说经济落后的地方就不需要,而是对方没有太多精力来做,并且,这些地方的观念相对保守,信息也稍落后,所以,“尽管青少年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教育者和行政领导者没有太多关注到这个领域”。

  对于目前性教育的现状,有媒体报道称教材缺乏是其中阻力之一。对于这一点,首师大专家组并不认同。“其实,有教材并不难。国内外性教育方面的研究成果已经十分丰富,教材也种类多样,我们有很多可以借鉴的例子。目前开展的关键在于构建理论体系,推出教育教学大纲,根据这个理论体系、教育理念和大纲,再来编写教材才是最合适的。并且,教材只是老师的实施层面遇到的问题,许多老师习惯了教书有课本、教材依托,并不是性教育推广的主要阻力。事实上,国内各地的性教育课本种类很多,但多数老师都反映说不好用,主要是因为不合实际。”张玫玫称。

  对于学校而言,要开展性教育很困难,既没有专职的老师教授,也无法设置专门的课时教授这一课程。“让生物老师讲吗?生物老师只是对人的生理层面了解较多,实际上有关性的问题,除了生理层面,还有心理层面、社会层面等更多方面,社会层面的内容有历史的、文化的、人类学的、宗教的、法律的,许多东西都包含在里面。这些方面的问题光靠生物老师是无法解决的。可以说,学校目前不具备能够从这么多层面来进行性教育的人;其次,没有课时。中小学生现在的课业负担已经非常重了,专门设置性教育课堂的课时非常困难。”张玫玫说。

  对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建议,性教育要从儿童需求出发,用科学、形象、具体、适宜的内容加以引导。这就需要更多有专门知识的、受过专业训练的教师。但目前这方面的教师培养还跟不上,亟须加强。

  对于性教育而言,家长照理应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但对于性这个问题,中国的很多家长觉得“难以启齿”。即便想对孩子进行教育,也无从下手;并且不少家长本身对于性教育也有许多困惑,所以想通过家长完成性教育有难度。

  首师大专家组认为,性教育开展面临的第一阻力就在于中国对适合本国特色的性教育并没有很好的研究,“目前我们之所以推出性教育大纲,就是为了让学校知道该教些什么东西,它的理论背景是什么,有没有可行性。只有让大家理解了性教育,家长才能支持,老师才能接受,学校才能去开展。适合中国特色的性教育体系慢慢构建起来以后,才能够去实施。但是,这个体系在国内目前还没有构建起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社会上为青少年编撰的性教育方面的书籍并不少见。家长可以通过自己阅读《中国性科学》《青苹果杂志》等相关的期刊,在孩子需要这方面知识时给予科学的介绍,而不是一味地呵斥孩子不许问。

  首师大专家组称,目前单独给中小学孩子设计的性教育网站几乎没有。学校可以通过筛选告知孩子应该在哪里获取知识,对于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应该予以提醒。

  同伴小社会是孩子获得性教育的重要渠道,包括他的同龄和稍微大点儿的亲属和朋友,总之是非的环境。他们和孩子的交往,对其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来源。

  当然,家长也会担心自己的孩子接触一些不好的圈子。这样的情况,家长需要慎重处理,既要放手让孩子跟同学交往,又要去了解他的交往圈,看看孩子和同龄人在一起都讨论什么问题。张玫玫说:“这个讨论是有技巧的,不能直接谈,有时候需要旁敲侧击。通过谈别的事情让孩子不由自主地谈。特别忌讳强加给孩子你的想法。”

  美国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传授生育、两性差异、性道德等知识,初中阶段讲生育过程、性成熟、性约束等,高中阶段讲婚姻、家庭、性魅力、同性恋、性病、现象、性等,并向学生发放。

  最近10年里,全美有1/3的学校增加了禁欲教育,提倡将性行为推迟到婚后,并告诉学生实行安全性行为的做法。现在全美14个城市的32所公立学校中都建有性咨询室,回答咨询的也是孩子,其内容对教师和父母都保密。

  英国法律规定,必须对5岁的儿童开始进行强制性性教育。根据“国家必修课程”的具体规定,英国所有公立中小学都将学生按不同年龄层次划分为4个阶段来进行不同内容的性教育。目前,英国还流行“同伴教育”,即利用朋友间的影响力,通过发展青少年的自我教育和自助群体,抵御来自社会的消极影响。

  瑞典的性教育亦称“避孕教育”,是世界性教育的典范。从1942年开始对7岁以上的少年儿童进行教育,教师采用启发式、参与式和游戏式的教学方法,在小学传授妊娠与生育知识,中学讲授生理与身体机能知识,大学则把重点放在恋爱、避孕与人际关系处理上。1966年,瑞典又通过电视节目实施性教育,打破了家长难以启齿谈性的局面。

  日本文部科学省出版的小学第一册《卫生》教科书封面,就有女性和男性的性器官图。日本初中、高中还会设立由专家学者成立的“协助者协会”,负责向学生提供各种性咨询、性教育,并编写性教育指导手册。

  2004年,新加坡教育部制定了一个系统的性教育方案,并为中学低年级学生设计了一套多媒体性教育教材《成长岁月系列》,随后又推出3个《成长岁月系列》教材,分别适用于小学高年级、中学高年级和中学以上的学生。(张晓鸽张斌)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